黑沙漠是最早被众神遗弃之地,这里的文明到晋代就停止了,传说中胡大的愤怒,吞没了异教徒的城池,一直到今天,黑沙漠依然是死气沉沉。
  我们出发的第一天就遇到了轻微的风沙,天空刮得微黄,不过风沙不大,又刚好遮蔽了太阳,可以在白天赶路。
  Shirley杨用那本英国探险家留下的笔记本,边走边和安力满商量行进的路线,笔记本上记载离开西夜城,那些探险家们在附近发现了一个地方,有大批石头坟墓,他们准备回来的时候进行挖掘,所以在笔记中绘制了详细的路线。
  安力满的经验加上Shirley杨的笔记本,虽然无法精确的定位,但是从距离和方位上,为我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。
  晚上宿营时安力满找到了一片凸地,众人在沙丘上砌了一道防沙墙,把骆驼安顿下来,随后在沙丘背风的一面,点了火取暖。
  这一天走得十分辛苦,主要还是因为风沙,虽然风不大,但是刮得人心烦意乱,安力满唠唠叨叨的说现在是风季,在黑沙漠平均两天就有一次这种天气,没有风的时候,恶毒的太阳会吸干旅人身上最后一滴水份。
  胖子说:“热点好,出汗能减肥,太阳晒晒,倒也痛快,只是这么不停的刮风,路上连话都说不了,实在气闷。”
  安力满说你懂什么,这里才是黑沙漠的边缘,再走五天才算进入深处,我虽然没进去过,但是认识一些进去过的朋友,他们都是从黑沙漠走回来的幸存者。
  黑沙漠的可怕之处,不是陷人的流沙子,也不是能把汽车啃个净光的噬金蚁,也不是黑风暴,传说在深处有一片梦幻之地,人们进去之后,就会看到湖泊、河流、美女、神兽、雪山、绿洲,那些又渴又累的人自然是奔着那些美景拼命的走啊走,可是直到渴死累死,都走不到。其实那都是魔鬼布置的陷阱,引诱人们去死在里边。不过胡大会保佑咱们的,阿拉胡阿嘛。
  Shirley杨说:“他们看到的可能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,不知究竟的人,的确容易被迷惑。”
  正说话间,叶亦心过来把Shirley杨拉到一边,俩人悄声嘀咕了几句,Shirley杨转过头来对我说:“我们去那座沙丘后边有点事。”
  我知道可能是叶亦心要去方便,她胆子小不敢自己去,要拽着Shirley杨陪她。便对她俩点点头,嘱咐道:“带着手电筒和哨子,有事就使劲吹哨子,快去快回。”
  Shirley杨答应一声就和叶亦心手牵手的走向不远处一座沙丘后边。
  胖子问我还有酒吗?
  我说没了,就算带上一桶白酒也架不住你这么喝,喝几口热水赶紧睡觉吧,过个五六天要是找不到水源,到那时候,连每人每天的饮水配给量都要减少了。
  这么说只是吓唬吓唬胖子,就算找不到沙漠中的暗河,我也有办法保证所,让有人都能有最低限度的饮用水。
  不过那是个万不得以的办法,很麻烦,但是的确管用,我当兵的时候学到过荒漠求生术。没有水,在沙漠里是死路一条,人体的三分之二都是水,失去百分之五的水份就会产生脱水症状。
  安力满最初死活不肯进黑沙漠,其中最主要的一条原因就是黑沙漠没有淡水,地下虽然有暗河,但是根本挖不了那么深,从梭梭这种沙漠荒草的根处往下挖,三五米之下,只有湿沙和咸水,越喝越渴。
  这种方法安力满也懂,我跟他反复研究过这种办法的可行性,私下里约定,走到连梭梭都不长的地方,就绝不再往前走半步了,他这才同意。
  在军队接受过沙漠求生训练的人都学过,新疆的沙漠中较浅处,多是矿物含量较多的咸盐水,在沙漠植物根颈处向下挖,可以挖到湿沙和咸水,通过简易的阳光蒸发、过滤处理后,就可以得到少量淡水,虽然少,确足够维持人的生命。
  这时风沙稍稍大了一些,对面沙丘后一阵尖锐的哨声传了过来,众人都是一惊,随手抄起工兵铲、步枪奔向事发地点。好在离得极近,只有不到两百步的距离,三步并做两步,顷刻即到。